YouTube買粉丝、facebook刷点赞、tiktok买粉丝点赞–instagram买粉丝
YouTube買粉丝、facebook刷点赞、tiktok买粉丝点赞–instagram买粉丝

01 直播帶貨普通人成功率(直播帶貨需要哪些條件)

来源: 发表时间:2024-05-20 08:00:20

抖音直播成功率有多高

5%

抖音,是由字節跳動孵化的一款音樂創意短視頻社交軟件

在抖音直播成功率是5%

該軟件于2016年9月20日上線,是一個面向全年齡的短視頻社區平臺,用戶可以通過這款軟件選擇歌曲,拍攝音樂作品形成自己的作品

直播帶貨,真正有多少個人賺到錢?(怎樣能賺到錢?)

我覺得得從商業競爭本質上來說:別人沒有,我有。別人有的,沒有我的貨質量好。所有人都有,那就比服務和性價比。比如說:所有人都在直播賣貨,那就得比比性價比和服務等細節。直播帶貨其實解決了可以給客戶帶來的服務、優惠、售后等,聰明人從來不居于一種模式。主要是要明白這種模式,并理解和參與其中。

你別看李嘉琪,維亞這樣的頂級網紅帶貨千萬上億,但是普通的主播大夫其實是很難的。

在抖音在快手還有其他平臺,有大量的失敗者和被淘汰的人才是支部體系中最真實的寫照。

即便是那些頭部主播,他們那一些收入也是有很大的疑點和水分,之前就有很多人在說很多直播帶或者數據很好看,但是水分很足,我們可以看到大量的提供直播刷量的服務商家還有很多增量的網站。在互聯網上這些流量造假,數據造假已經成了一個公開的秘密,很多人都合起來去騙商家,其實最后騙的還是觀眾。

那些頂級主播之所以能夠吸引大量的粉絲,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一個商品價格是非常便宜的,據報道有很多的頂級主播在選商品的時候,首先會要求品牌方給出全網最低價,但是對于那些小主播來講的話,或者是對這些個人小主播來講的話,其實這樣的模式是走不通的,因為你沒有議價能力。

帶貨的逐步分化非常嚴重。在這個直播產業鏈中,有很大一部分主播,其實都是處于不賺錢的一個狀態之中,我們看到那些幾個賺錢的住戶,實際上只是浮在表面的冰山一角。在下面的大量的逐步,其實收入是非常低的。

其次主播的一個營銷并不能帶來持續的一個銷量,對于一個公司或者是一個企業來說,我們請一個主播進行一些營銷真真實實的做一個個營銷活動,指望這個活動能帶來多少的銷量,你覺得這樣的活動是可能的嗎?

從市場的角度來講的話,其實并不是所有的產品都能夠被網紅帶貨成功,因為這些帶貨的關鍵往往是絕對的低價,甚至于很多商品處于一個非常特殊的狀態,這樣的一個情況下,網紅帶貨帶貨的價值會被吹出來,這種虛假繁榮的帶貨泡沫是很容易被戳破的。

這個問題如果要簡單點來說,首先要將直播的級別了解一下。主播按照各個粉絲量分為普通主播、腰部主播和頭部主播。普通主播粉絲量級千級至萬級,腰部主播十萬起至百萬,頭部主播顧名思義就是主播的最高級別黃金級別,因此能進入此類級別的人物都是萬里挑一,粉絲量基本已過千萬級別。

弄清了主播分級我們再了解下主播帶貨的賺錢秘笈,說的易懂些,就是主播通過平臺賣出貨品后,委托方或者主播自己賺取差價或傭金獲利。

再從獲利程度來看,消費者觀看主播推銷貨品屬于即時消費,也就是說在直播平臺賣貨要想消費者購買率高,就必須讓消費者在最短時間內判斷出是否值的購買該商品,所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必然成為最好手段。這種售賣方法可以很快讓消費者做出購買決定,但也就導致了貨品的利潤非常低,這時候就要量大取勝,因此主播粉絲量的級別也就決定了賣貨后的利潤了。

回到主題,要讓主播帶貨能夠賺到利潤,就必須充分利用粉絲經濟的紅利,主播通過專業的吸粉、賣貨技巧和好的營銷模式,吸引粉絲,粉絲越多利潤越大。但要清晰明白的是,不是有粉絲就一定賺錢,因為上面所說的不同的主播級別她的粉絲轉化購買率是不同的,因此想要穩定收入,就必須成倍的付出努力來穩定和吸引粉絲,快速達到一定的級別,才會有金主請你幫忙賣貨和產生樂觀的利潤。

所以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直播幾個小時卻無人問津的痛苦,成為一位優秀的主播的。相信您看完我簡單的概述,心里也應該明白,想要通過主播賣貨很容易,但賺到錢,就真要看主播能力和級別了!

直播帶貨有人掙到錢,也有人虧錢,別看那些頭部主播那么風光,在他們風光背后都是忍受了一段別人很難忍受的辛酸。一天直播6、7個小時,有時還得不到理解,我們的出發點都是給粉絲帶來好處,我們也可以從中獲得一點利益,付出和收獲不成正比,這個就是直播帶貨。我也是個主播,大家可以關注一下我啊

直播帶貨是**期間催生最大的,最活躍的也是商家最無奈的辦法!第一個人直播的如果粉絲量不夠多,那么這個賺錢難度是很大了,商品不便宜不實惠,不經濟,很難!但是大主播也就是網紅,那可就是不一樣的說法了,抽成5%的話,一晚上帶貨100000你自己算一算!想成為主播帶貨是個漫長過程,口才毅力恒心以及商品!加油吧

挺多,要學技巧。

最近**期間我一直關注直播帶貨這塊,現在這塊可以說是到達頂峰期了,很多人都在直播真正做起來的確不多。我看到有的明星他們都在直播他們比較容易因為他們受認可度比較高總有一些人群被吸引流量。如果你是個普通人非要想做,那你只能堅持做。因為你的粉絲一點點贊才能上來。明星他們是直接帶流量。不好做。以前我也有這想法,你到快手關注白小白看看就知道咋回事了。

行行出獎元,我相信每個行業的存在都有它的理由,直播帶貨,有人賺錢也有人賠錢,看你怎么去經營它,我是直播帶貨27天,收獲天天在往非漲,雖然目前還家賺到什么錢,但我相信不用多久我就臺靠這個賺錢。

真實見過附近一個孕嬰店的銷售員,不是網紅不是名人啥的,直播賣貨竟然有上萬人觀看,成交量還不少。

直播賣貨這東西,既要看天賦,也得看機遇。

我直播,想幫助家里茶葉銷售,可是沒有粉絲呀,來了幾個,馬上又走了,難。

網絡直播帶貨,利潤真的會比實體店鋪低很多嗎?

全民直播帶貨的時代,觀眾注意力變成稀缺資源,當數據流量變成衡量主播人氣的標準時,一項灰色生意也變得異常熱鬧。

01、為獲取高收入,主播數據造假屢見不鮮

首先,我們需要了解,主播帶貨的主要收入分為三種模式:純坑位費、純傭金、傭金+坑位費。

“傭金”是指主播根據直播間的銷售額抽取分成,銷量越高,分成越多。而坑位費是主播介紹、宣傳商品的固定費用,大家也可以理解為出場費。

但是這樣的收入模式并不可靠。因為支撐主播坑位費的高人氣數據是可以造假的。像粉絲數、觀看人數、點贊數、互動都可以低價批量購買。

尤其圈內的人都有了解,數據刷量這類灰產業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無論是買粉絲、微博還是小紅書等新媒體平臺,都無一幸免。

有人的地方,就有流量;有流量的地方,就有生意。

尤其是當下火熱的直播平臺,刷單團隊自然不會錯失商機。據了解,直播間真人粉絲每人25元/時,而且能根據主播發言實現即時評論。

另外銷量也可以偽造。具體的方法,就是聘用刷單團隊先購買商品再退貨。所以你看到的那些“秒清”、“賣光”,數據也不一定真實。

下面為大家分享一個騰訊新聞報道的案例。

02、案例:商家找主播帶貨虧損超30萬

直播帶貨如今過于火熱,大家都在追趕這一風口,感覺做了就能夠賺錢。但小商家們其實對直播帶貨這種新生事物非常陌生,甚至一知半解。

據騰訊科技報道,從事首飾生意的張某在2020年春節后,看到不少同行嘗試直播帶貨。因為疫情影響,自家生意慘淡,也試著聯系了一位粉絲數量約為500萬的主播,希望能沖些銷量。

經協商,雙方約定主播帶貨3天,每天坑位費5萬元,達到保底銷量后抽取傭金30%。三場直播下來,張某的首飾銷量猛增,他便迅速增加備貨,安排人手打包,并支付了主播15萬元費用。

但飆升的退貨申請讓他慌了神。直播結束三天后,訂單陸續發出,退貨申請卻紛至沓來,他統計發現,累計退貨率達到90%。

據他與主播簽訂的帶貨協議,傭金根據實際成交訂單結算,結算時限為直播后7天,此期間內退貨、退款訂單視為無效訂單,主播無法獲得傭金。除部分結算期限為15天外,這也是行業內普遍適用的傭金結算規則。

面對這種情況,一位電商推廣行業的從業者在《鳳凰周刊》分析稱:“排除產品質量問題,有很大可能是主播為了賺取坑位費刷單了。”

首飾類產品的直播銷售退貨率偏高,約為40%。為達到保底銷量,主播找刷單團隊下單,以拿到坑位費,刷單團隊在結算坑位費后組織退款。

假設每天保底銷售額為10萬元,主播當天可獲得的收益為5萬元坑位費及3萬元傭金,其中50%銷售額為主播刷單,加上自然退貨率40%,退貨率可能就達到90%。

即使退貨后損失大部分傭金,但主播平均每日仍可獲得5萬元坑位費及3000元傭金,除去刷單費用,主播仍有不少利潤。

但是這樣下來,虧損的就是商家了。前后折騰,算上備貨、人工、運費、包裝等費用,張某非但沒沖上銷量,反而虧損了超過30萬元。

03、刷單是如何運作的?

刷單是如何操作的?

有刷單人員在視頻平臺分享了自己的工作日常:

通過某直播間鏈接進入快手小店,每人分別下100個訂單,完成后向上級匯報。

“這是為了刷銷量,平時你看到銷量很高的產品,可能都是假的。”

刷單目的并非騙取傭金。

因為大部分主播帶貨時,傭金實行按照實際成交量結算的規則,大多使用線上交易系統設置傭金比例,商家可實時看到所有訂單的成交狀態。

只有訂單被“確認收貨”時,主播才能收到傭金。刷單后再立即退款的訂單將被定義為“無效訂單”,主播無法拿到傭金。

而如果在超過傭金結算期限后再退款,刷單人員需挨個激活訂單或找客服申請,步驟復雜,操作費用也會很高。

當然商家也不傻,刷單騙傭金的行為很容易被識破。現在很少有商家按照直播間成交量付傭金,除非是對直播了解甚少的店家。

刷單的主要目的,還是主播為帶貨“造勢”。

在開播前期,觀眾的消費欲望還未被調動起來,為了讓產品看起來“搶手”,達到目標銷量,一些主播會找專門刷單團隊把直播間“搞熱”。

當“放單員”和主播談好刷單價格后,會在買粉絲或QQ群中下派任務,利用專門軟件,每人可操作幾百個粉絲賬號,設置某些固定回復,如“想買”“喜歡這款產品”等,進入指定直播間后點贊、評論。

所以你看到動輒上百萬的觀看量、熱情回應的粉絲,也可能只是拿錢辦事的“群演”。

這些“假粉絲”賬號中,男性粉絲1.5元,女性粉絲3.5元,刷單員2個小時就有400元的收入。

據刷單人員表示:

抖音直播間人氣70元100個人在線2小時,快手直播間70元100個人在線4小時,如需真人互動,價格為每人每小時25元,可根據主播的話進行反應。 04、“純傭金”的中小主播專業素養低

相較傭金,坑位費不是很透明,所以數據很容易造假。商家只能根據主播以往的數據表現:比如粉絲量、觀看量、銷售量等來評估。

擁有較高粉絲量的主播在與品牌協商時掌握更強的議價權,報價會更強勢,商家找主播賣貨看中粉絲量和人氣,只能被動接受。

為了規避坑位費的數據造假風險,部分商家開始青睞“純傭金”的中小主播。

“純傭金”模式不收取坑位費,只按銷量抽成。對商家來說,即便銷量不佳,自己也不用承擔太多成本,比較劃算。

但部分中小主播的帶貨表現,令人失望。

一位進入MCN機構不久的主播透露:

很多同行會在直播帶貨時展示化妝品或食物的

相关栏目: